内心现实和家庭现实:客体关系家庭治疗

2019-08-26 03:04:54 8

文:客体关系家庭治疗中文版序一/图:互联网/编辑:李海涛


深夜看最近买的书时,读到了这样一篇序让我如获至宝,我终于知道了在做儿童与青少年咨询时,差那么一丢丢的感觉是什么了-“家庭关系”,有很多家长带孩子前来做咨询,其实我们发现很多的时候是家长与孩子的互动出现了问题,并不仅仅是孩子的问题,就像之前写过的一篇文章“猫把小鸟吃掉了”的提问者,作为一个父亲,他用愤怒的语气来质问我,我的孩子出现了什么问题,这让我感到很震惊与不解,但我发现..这居然是一个普遍现象...(可能因为文章原因吸引了这类的求助者)而且这类家长对付费没有概念...更是让我无可奈何...好了废话不多说了,让我们一起感受下关系的魅力。



-壹-



在20世纪20~30年代,已有研究者试图从家庭或者婚姻角度来了解个体,但家庭治疗的正式兴起被认为开始于五十年代。在那10年里,后来的一些重要人物进入家庭治疗领域,如 Bateson等在 Palo Alto(美国西部城市)开始进行交流过程的研究,提出了著名的双重束缚(Doublebind), Jackson在此基础上创建了MRI(MentalResearch Institute), Satir、Watzlawick以及 Haley也被相继邀请进入这个团队,他们后来分别发展出 Experiential family therapy、 Brief therapyStrategic family therapy等治疗方法。除他们外,还有 Bowen、 Boszormenyi--nagy等,他们也在这个时候登上舞台,并慢慢发展出自己的治疗方法,如 Bowenian family system therapy Contextual therapy 。

家庭治疗的兴起有很多背景因素,其中之一就是对精神分析的修正。精神分析是20世纪中叶心理治疗的主要流派,也是家庭治疗当时主要的对话对象。许多早期家庭治疗师都受过精神分析的完整培训,如 Ackerman、 Bowen、lidz、 Jackson、 Munichin Wynne等。他们中的一些人不满于精神分析对问题的解释模式,试图寻找新的治疗方法。他们和精神分析划清界限,认为二者的方法论、认识论完全不同,如认为家庭治疗的主要立场是系统论、循环因果、人际取向,精神分析的立场则是强调内心冲突、潜意识幻想以及治疗关系。极端如 Jackson Minuchin等,其立场和精神分析截然对立。Minuchin就认为,在不考虑家庭相互作用的时候来理解个体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精神分析则坚持认为,尽管个体问题发生于家庭环境下的性格形成时期,但此时此地的问题已经内化在个体的人格中,在治疗个体时会见家庭不仅无益,反而有害。精神分析师认为家庭治疗只是在表面和外部做文章,而家庭治疗师认为精神分析师有“长期的近视”,二者充满了猜疑和轻视。



-贰-



也有些家庭治疗师试图调和二者,这种调和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基于早期弗洛伊德的经典理论,在家庭水平上应用一些动力学的概念和思路,如Bowen、Nagy以及更早的 Ackerman等;另一类则是基于客体关系理论,这种理论强调治疗师和来访者的互动,这种互动被 Sharff等应用到家庭治疗中,并发展出客体关系取向的家庭治疗,即本书《客体关系家庭治疗》中的内容。

20世纪上半叶,在其他学科中发展出来的一般系统理论和控制论在50年代后成为家庭治疗的主要范式,该范式对“为什么”这种问题并不感兴趣。相较于原因,其更注重循环(recursion,circularity),将家庭中个人的问题看成家庭成员相互影响的结果。控制论的重要概念“反馈”也被引入家庭治疗当中,“好”和“坏”这种判断概念被“正反馈”和“负反馈”所置换。家庭系统具有自我纠正(self- -corrective)的机制,并会达到一种内稳态(homeostasis),因此家庭中的问题个体往往只是家庭问题的索引精神分析的本体论隐喻将家庭视为一个由不同零件组成的机械,而系统论的隐喻则将家庭视为一个能够自我平衡和发展的生物体,前者关注机械的各个部分以及各个部分的冲突,后者则认为系统大于部分之和。90年代之后,这种情形有所修正,第二控制论(观察者不能独立于被观察的系统之外)和社会建构主义(人际、社会的相互作用建构了家庭话语)对家庭治疗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家庭治疗师不再被认为是独立的无偏见观察者,故事是被多个个体在某一特定社会文本背景下创建出来的,治疗师则是和来访家庭合作,重新制作新的故事。这种转向意味着对个体叙事的重新关注,也鼓励家庭治疗师从精神分析的视角重新进行思考。



-叁-



精神分析是一个庞大的体系,在其100年的发展过程中产生了多种模型,弗洛伊德自身就至少有过三次大的改变(创伤理论、拓扑学理论和结构理论),后来发展出的自我心理学、客体关系理论、自体心理学均有其自身的理论立场。但这些理论也有相当的共同性,其重要概念如移情、工作联盟、投射性认同等虽然都是人际作用的产物,但其主要的工作点还在心理内部(intrapsychic)。即使如此,精神分析理论资源中依然有很多人际(interpersonal)理论的位置,这也是精神分析理论在家庭层面能够进行工作的地方。客体关系理论是二战后在英国发展出来的精神分析范式,在开始并不被正统分析师接受,后来却逐渐成为精神分析的主流之一。本书作者即是20世纪60年代在美国接受了家庭治疗的思想,而70年代初在伦敦 Tavistock诊所受训,那里正是克莱茵学派的大本营,之后回到了美国试图综合二者,并在多年临床和教学工作的基础上,于1987年完成了本书

客体关系家庭治疗可以归属于精神分析,也可以归属于家庭治疗,但这里的家庭治疗并非是以系统思想为指导范式的家庭治疗,其差别可以在治疗长度上表现出来。客体关系家庭治疗没有确定的时间限制,从45分钟到一个半小时,一周一次或者两次,持续时间视需要而定,但平均是两年时间。而一般的系统式家庭治疗时间则要少得多,多数时候不超过10次。原因就在于前者还是秉承精神分析的基本准则,不以症状改善来评估治疗成功与否,强调的是掌控发展性应激的能力,因此不会在早期就迁的时代过程中,家庭和个体心灵都在急剧变化中,各种新形式纷杂出现,比如4-2-1家庭、移民家庭、留守家庭等,其中激烈处也可能会撕裂一些家庭。另一方面,中国家庭可能只是一个概念,正如不存在一个理想的家庭一样,也不存在一个理想的中国家庭有各种家庭,也有各种中国家庭,治疗师要做的更多的是去面对一个个家庭。



-肆-


自从1988年 Stierlin教授、 Simon教授等德国治疗师通过“中德班”将系统式家庭治疗传播到中国大陆以来,系统家庭治疗在中国得到了快速发展和广泛的应用。本人回国19年来的临床实践,也基本验证了我当年的看法——系统家庭治疗好像是发明来对付家族主义的副作用的,但同时对中国家庭面对的现代问题也有用。当然中国家庭的问题较复杂,还需要更多的理论工具和实践手段来进行解读和干预。非常希望本书阐述的客体关系家庭治疗的理念,可以为我们提供一种新的参照系。

2009年,我被选为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治疗与咨询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2010年4月12日,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治疗与咨询专业委员会家庭治疗学组成立;2010年,我们10多家单位联合申报了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我国家庭、婚姻、亲子关系问题的综合筛查评估与干预示范研究。本书的翻译即是该课题的成果之一,希望能对国内的同行有所借鉴。



赵旭东

上海同济大学医学院教授

中国心理卫生协会心理咨询与治疗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

2012年4月22日


这里是抚顺市李海涛心理工作室,感谢你的阅读!


【编辑简介】

李海涛,精神分析取向咨询师

抑郁焦虑、强迫失眠、儿童青少年、婚恋情感

电话/微信:18940300372



-终-


觉得可读,欢迎推荐给朋友,甚谢!

如果想找我谈谈心,欢迎加我微信!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
在线地图
QQ客服
地址:抚顺市望花区新民街道昌图街27号楼4单元103室  手机:189-4030-0372   邮箱:qy1879@qq.com